中国现代美术框架基本上是照搬苏联模式,时至今日批判现实主义仍是主流审美标准。学习写实绘画技术即耗时又耗力而且成才率低,有甚者会走火入魔,过多的看重技巧作品却显得毫无生气。

 

对于实用美术领域来说,造型仍然是基本功,通过造型能力训练可以很好的掌握空间、型体与结构知识,体会到色彩与光线的内在规律,提高观察的深度,可以说是美工必须掌握的知识。

 

造型能力需要通过科学的训练方法,经过多年的练习逐渐体会掌握(很像学习骑自行车)。写实主义又分很多风格,中央美术学院主导的“所见即所得”全因素观察方法是国内造型训练的标准教材,这种观察法要求艺术家尊重对象,通过一系列的造型手段,将眼睛所观察到的信息如同复刻般的表现在绘画、雕塑上,这个过程当然是了解自然规律最好的途径之一。经过常年累月反复大量的眼、脑、手 操作,会让艺术家具备令人惊叹的造型技巧。但是过多的追求技术上的完美,导致创作门槛高不可攀,作品面貌千篇一律。

中国现代美术框架基本上是照搬苏联模式,时至今日批判现实主义仍是主流审美标准。学习写实绘画技术即耗时又耗力而且成才率低,有甚者会走火入魔,过多的看重技巧作品却显得毫无生气。

 

对于实用美术领域来说,造型仍然是基本功,通过造型能力训练可以很好的掌握空间、型体与结构知识,体会到色彩与光线的内在规律,提高观察的深度,可以说是美工必须掌握的知识。

 

造型能力需要通过科学的训练方法,经过多年的练习逐渐体会掌握(很像学习骑自行车)。写实主义又分很多风格,中央美术学院主导的“所见即所得”全因素观察方法是国内造型训练的标准教材,这种观察法要求艺术家尊重对象,通过一系列的造型手段,将眼睛所观察到的信息如同复刻般的表现在绘画、雕塑上,这个过程当然是了解自然规律最好的途径之一。经过常年累月反复大量的眼、脑、手 操作,会让艺术家具备令人惊叹的造型技巧。但是过多的追求技术上的完美,导致创作门槛高不可攀,作品面貌千篇一律。

中央美术学院“二厂画室”1999年

关永清 拍摄

LED数字装置

电脑、LED屏幕、亚麻画布 06/2017

作品是从艺的根本

中国本土的水墨画,极其讲究线条的运用,有的画家相信在线条里包含着东方世界独有的哲学观念,因此源自西方的素描在中国扎根并且发展出一套很有魅力的素描方式-以线为主的素描,这种素描有书法的身影,结合了写意与工笔的绘画手法。

 

这种风格用线讲究,线条凝练且富有变化,每一条线都有其用途,笔笔都要“吃”到纸里去,抑扬顿挫、疏密缓急,处处都是东方式的审美情趣。

素描\速写作品

铅笔、纸03/2014

中国本土的水墨画,极其讲究线条的运用,有的画家相信在线条里包含着东方世界独有的哲学观念,因此源自西方的素描在中国扎根并且发展出一套很有魅力的素描方式-以线为主的素描,这种素描有书法的身影,结合了写意与工笔的绘画手法。

 

这种风格用线讲究,线条凝练且富有变化,每一条线都有其用途,笔笔都要“吃”到纸里去,抑扬顿挫、疏密缓急,处处都是东方式的审美情趣。

1999年至2000年,中央美术学院开办第一届油画培训班,给美术爱好者敞开了一扇了解学院美术的大门。培训不同于学历教育那么有计划性,校方把1、2、3、4画室的老师统统找来上课,包括苏高礼、孙为民、朱乃正、朝戈、马晓腾、王沂东、王绍伦、李荣林、王艳等一批教师,他们各抒己见畅所欲言,可以说这一届培训班是当时北方学院美术各家美学思想的大杂烩,是当时国内美术教育的一个缩影。

状态胜于作品

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独善其身两耳不闻窗外事,版画和雕塑系并不惹人注意。唯独油画系时常传出老师教授彼此抨击摩擦的新闻,油画系开设了四个画室,每个画室朝一个流派方向发展,彼此的界限划分得很清楚,由其第四画室的当代先锋与其他画室的传统保守之间是根本不可调和的,是水火不容你死我亡的,感叹人类文明的进步要付出多少血的代价。

状态胜于作品

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独善其身两耳不闻窗外事,版画和雕塑系并不惹人注意。唯独油画系时常传出老师教授彼此抨击摩擦的新闻,油画系开设了四个画室,每个画室朝一个流派方向发展,彼此的界限划分得很清楚,由其第四画室的当代先锋与其他画室的传统保守之间是根本不可调和的,是水火不容你死我亡的,感叹人类文明的进步要付出多少血的代价。

中央美术学院 花家地西里 1999年

Copyright © 1996 - 2018 | Aaron Liu - All rights reserved

素描\速写作品

铅笔、纸03/2014